昨日中国羽毛球协会官网和世界羽联官网同时发文,阐述关于中国两名球员打假球的事件。

中国羽毛球协会近日收到世界羽联关于中国运动员朱俊豪、张滨榕在2019年的国际比赛中违反了世界羽联《反赌球及操纵比赛结果法》的调查结果。世界羽联决定自2021年8月13日开始,禁止朱俊豪、张滨榕参加所有羽毛球相关的赛事、活动二年。

中国羽毛球协会完全支持世界羽联的决定,并根据调查结果立即对二人做出相应的处罚。取消朱俊豪、张滨榕第十四届全运会的参赛资格,二年内禁止二人参加中国羽毛球协会所有的赛事、活动,并要求二人所在单位依照相关规定对其作出处罚。

为营造公开、公平、公正的比赛环境,维护羽毛球运动健康发展,中国羽毛球协会将进一步加强赛风赛纪的管理和监督,加强对运动员的教育和管理,坚决杜绝假球、赌球和操纵比赛等违规违纪行为。

根据世界羽联的公告,朱俊豪、张滨榕是在参加2019年3月的比赛时,违反了2017年世界羽联有关赌球和不寻常比赛结果的行为守则。

相关听证会已经在2021年7月结束,世界羽联独立听证小组的决定已传达给了两人。按照司法程序,运动员有权在得知判决后的21天内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,但两名球员并未选择上诉。由此推断,是默认了此事。因此朱俊豪、张滨榕二人从8月13日开始被禁止参与所有羽球相关活动两年。

朱俊豪与男双搭档叶远鹏,在2019年3月先后参加了陵水大师赛以及奥尔良大师赛。陵水大师赛的资格赛,叶远鹏/朱俊豪用时34分钟以0-2(13-21、14-21)不敌中国香港钟瀚霖/柯展聪。奥尔良大师赛男双资格赛第二轮,国羽组合黄荻/梁永旺以2-1(16-21、23-21、21-18)逆转队友朱俊豪/叶远鹏。

张滨榕参加了2019年3月陵水大师赛混双比赛,当时在混双资格赛第一轮,张滨榕/侯方芳在21-16取得第一局胜利的情况下,以12-21、17-21输给队友叶远鹏/张景儿。

张滨榕个人资料不多,八一队羽毛球队球员。代表八一队参加“中国光大银行杯”2019年全国羽毛球团体赛冠军赛混合团体赛获得第二名。还参加了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测试赛,拿了男双第一名。

说实话这种低级别赛事打假球,获得的收益大约有10万人民币左右,能有机会进省队国家队的训练的球员,家庭条件都不会太差,不知道为何会抵不住诱惑。

佑铭了解这个收益是来自于之前的假球新闻:2018年,马来西亚自由人祖尔法里和陈俊翔涉嫌打假球被世界羽联调查,最终被禁赛20年和15年,罚款25000美金和15000美金,同时不得从事任何关于羽毛球的工作。

当时大马前教练拉昔西迪克表示不服,因为祖尔法里和陈俊翔只是两条小鱼,还有其他国家的大牌球员一直没抓到而已。当时调查结果,陈俊翔打一次假球可以获得15000美金,差不多一个BWF super300冠军的奖金,对于不知名球员来说,收入不菲。

今年的1月8日,世界羽联在官网公布了两起操纵比赛打球的违法赌球案。两个案件之一,是8名印尼羽毛球选手涉嫌打假球、操纵比赛成绩,另一个案子是一位马来西亚羽球品牌高管操纵比赛参与违法赌球。

第一个案子是八名相互认识的印尼羽毛球球员,他们在2019年之前主要在亚洲参加较低级别的国际比赛,他们有操纵比赛、违法投注羽毛球赛事的行为,这些行为违反《世界羽毛球联合会诚信条例》。有举报人向世界羽联廉政部门书面举报,8名涉案球员已经在2020年1月被暂时停赛。

经过世界羽联的调查,其中有三人被发现有组织、协调他人参加打假球的行为,这三人被处以终身停止与羽毛球有关活动的处罚,另外5人分别被禁赛6到12年,这八人每人罚款3000到1.2万美元,约2万到7.7万人民币。

根据印尼媒体《BadmintonTalk》的报道,这八人分别是:亨德拉-坦贾亚、伊万迪、安德鲁-尤南托、塞卡塔吉-普特里、米娅-马瓦蒂、法迪拉-阿夫尼、阿迪蒂娅-德维安托罗、阿格里皮纳,八人基本都是男双或者混双球员,他们参与的2019年操纵比赛的赛事,包括中国香港公开赛、澳门公开赛、泰国公开赛、中国台北公开赛、新西兰公开赛、越南公开赛等赛事。

第二个案子的主角是一名马来西亚公民,他的身份是赞助国际羽毛球运动员的设备品牌的代表,他也被终身停赛所有与羽毛球有关的活动。世界羽联表示,他们的廉政部门对此人已经进行了多年的调查。世界羽联发现,此人曾接触国际羽毛球运动员,并提供资金操纵比赛,在多场羽毛球比赛中下注,其中包括由此人雇主赞助的涉及球员的比赛,并滥用其作为体育品牌高管的影响力,企图拉拢国际球员打假球以谋私利。

今年8月,陶菲克在接受《TRANS TV》采访时,惊曝2006年参加多哈亚运会时,马来西亚羽协官员曾以重金利诱,希望他能放水故意输给李宗伟。

陶菲克爆料指出,多哈亚运会半决赛前,有位大马羽协官员私下问他能否故意输给李宗伟,若他愿意放水,将会给他4亿印度尼西亚盾(约18万人民币),结果遭到陶菲克拒绝。当时该名官员还问了陶菲克,印尼官方会给多少奖金,他愿意出双倍。陶菲克听完怒了:为了钱财故意输球,这是卖国。

而羽毛球打假球只是体育比赛中假球事件的冰山一角罢了,网球、足球、篮球等等,有多少体育项目能如水至清呢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